桃花灼灼夜未央

【索瑟/AL】黑暗森林(5-6)

Meteor crater:

5

 

莱格拉斯和阿拉贡离开一周之后,黑暗密林来了一位客人。他梳着整齐油亮的黑色短发,穿着昂贵的西装,表情优雅。跟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四岁的孩子,有着一头黄色的小卷发和圆溜溜的大眼睛。

他来的时候索林正从打铁房回来,索林接受了莱戈拉斯离开前的提议,正在为瑟兰迪尔打一把剑。看见对方都有些惊讶,而灰暗的天气也让小家伙没精打采的趴在客人的腿上。

“艾隆先生,老爷说他正有事,不方便见客。”

“噢没事,我在这等他。”叫艾隆的人回头望楼梯上看了一眼。之后他转过身向索林笑了一下说道:“真难得能在这见到陌生人。”

“我只是这里的铁匠。”索林站起身往壁炉里加了点碳。

“铁匠?”艾隆又笑了笑说:“不敢想象,这屋里有些人可不喜欢打铁的声音,他连电流的嗡嗡声都讨厌呢。”

“我不讨厌,艾隆。我只是不愿意听见它们。”瑟兰迪尔的声音从遥远的楼梯上方传了过来。这是索林第一次听见瑟兰迪尔这么大声的说话。

“这没有区别,瑟兰迪尔。”艾隆微笑着拉上小孩的手,走到楼梯底下停了下来。“瑟兰迪尔,快来看看这孩子,他又冷又饿,你难道不叫下人给他准备点吃的吗?”

“你养孩子应该比我有经验,艾隆,而且你养出来的儿子总是特别有本事。”后半句话索林听出了讽刺的味道,但他仍然一头雾水,插不上话,只好跟在艾隆身后,听着看不见人的瑟兰迪尔和他的对话。

“别这么说,你的莱戈拉斯如此优秀。”

这次瑟兰迪尔那边一阵沉默,艾隆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只好抱着卷发的小孩子重新回到客厅,这里比走廊上温暖不少。之后他又独自走回楼梯下面。对着瑟兰迪尔说:“好朋友,我接下去要漂洋过海去外面好几个月,你能不能帮我照顾比尔博。”

“他是谁的孩子?”

“不不,他不是我的孩子,我亲戚的孩子。这真不巧,我也是临时决定的。本来他能在我那一直呆到明年夏天。”

“……”

瑟兰迪尔那儿又是一阵沉默,这次艾隆没有转移话题,而是熟门熟路的走去旁边的厨房。索林往火炉里加了些碳,孩子机灵的眼睛一直盯着他的胡子瞧。索林从来不知道怎么和孩子相处,只能沉默的和他呆在同一个空间里。叫做比尔博的卷头发小子眼珠子转了转,奶声奶气地说:“你的手不疼吗?”

索林看了看手上因为打铁磨出的水泡和几个旧伤疤,摇了摇头说:“不疼。”

孩子就不再看他了,从沙发上爬下来跑去门口张望着。

不一会艾隆拿着一杯热牛奶和一盘饼干回来,让孩子在茶几上吃起来。孩子吃的很认真,看起来的确是饿着了,索林和艾隆在客厅里的无话可说,整个庄园都笼罩在沉默之中。正在索林犹豫要不要告辞回到自己打铁房的时候,瑟兰迪尔终于从楼上下来了。他还穿着他常穿的那件银丝绸便服,只是手里没了红酒也没有了书本,他慢悠悠的走进了客厅,却和平时一贯的精神和神态有着天壤之别,虽然索林并说不出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艾隆并拢着腿坐在沙发上看着瑟兰迪尔,这么一对比,瑟兰迪尔倒是很像兴师问罪的样子。

“他们去哪了?”

“我不知道。”艾隆耸耸肩。“他们如果真的和我商量,先不说我到底会不会答应,我至少不会让他们就这样离开我们的视线。”

“这么说,如果他们来找你,你还会帮他们合伙来对付我了?”

“这得看情况,瑟兰迪尔,到现在这种情形谁也怪不了呀。”

“这倒奇怪了,难道怪我吗?早知道这样,艾隆,早知道这样,从小就不应该让他们见面。我也不该认识你。我当时就不应该跑到那里去,听着那些轰鸣的机器声,吵得我整日不得安宁。”

“好了,别说这些了。这事情我会好好处理的。”艾隆倒是已经习惯瑟兰迪尔发脾气了,索林心想,如果瑟兰迪尔这样对自己说话,自己再也不跟他来往了,而且会马上离开这里的。

“首先,我当然是为了道歉来的。这事怎么说,我估摸着,也是阿拉贡的错。我会把他们俩找回来的。其次,我为了这孩子来的。刚才我已经说过原因了。让他在这呆到春天,夏天,我就把他接回去。”

“这不行,放我这里,指不定又不谁给拐走了。”瑟兰迪尔讽刺了一下艾隆,艾隆第一次露出了为难的神色。瑟兰迪尔又说:“你不能因为你儿子把我儿子拐跑了,就又送一个孩子给我,艾隆。我不接受。”

“要送你,他父母也不愿意啊。只是暂住两个月而已。你的儿子和我的儿子我是会找回来的。瑟兰迪尔,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得知道我是可信的。”

这段话似乎是打动了瑟兰迪尔,在一边吃饼干的小卷毛也知道他们在谈论自己,把牛奶一口气喝的见底之后就眨巴着眼睛看他们。索林心想着孩子还算聪明,知道不能插嘴。而索林也在这房间里左右为难,他如果现在走似乎有些对人不礼貌,但是呆在这,索林也不太了解他们说什么。

他们没有给索林多考虑的时间,短暂的沉默之后艾龙像是打定了主意站了起来,拿起刚才随手搭在椅背上的大衣笑着说:“开心点,瑟兰迪尔,他们都长大了,至少我能保证阿拉贡能保护好莱戈拉斯。”

“是谁保护谁,还不一定呢,艾隆。”

“是的,我知道。告辞了。”艾隆又顿了顿说:“比尔博喜欢吃茴香小蛋糕和煎鱼淋上柠檬汁。”

瑟兰迪尔再没说话,也没有要送他的意思。艾隆摸了摸比尔博的头,轻声的道别之后离开了。

瑟兰迪尔和管家吩咐了几句话。比尔博的房间被安排在了二楼莱戈拉斯房间的隔壁。仆人们忙活了两个多小时把那个房间重新打扫布置了一遍,期间比尔博一直坐在索林的身边,呆呆的看着壁炉里的火焰。而索林也知道自己似乎不能扔下一个小孩子就这样离开。等到仆人来叫比尔博上楼去看看新房间的时候,索林才清楚的看见比尔博擦眼泪的样子。

 

6

 

比尔博来到黑暗森林后一个月进入了九月秋季,层层厚重的乌云被烦闷干燥的烈日驱赶,走在太阳底下皮肤都火辣的疼。只有偶尔经过的微风吹的树叶海浪般响起来,才让人有了一丝凉快的错觉。但是比尔博情愿呆在烈日底下,火炉旁边看着索林敲敲打打也不愿意呆在自己的房间里。索林猜想比尔博有些害怕瑟兰迪尔,自从莱戈拉斯离开之后,瑟兰迪尔还没有怎么和别人说过话。

“他以前总是这样吗?”比尔博终于眨了下被热气熏的通红的眼睛,卷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不是。”索林停了停“也算是吧。”

“这不好,他这样弄的屋子里的人都不能说话。”

“谁给你说的。”

“我在厨房听佣人们说的。”

索林不置可否。只能点点头,他给瑟兰迪尔打的剑失败了两把。如今正在准备第三把。比尔博好像对打铁很有兴趣,听见索林敲打的声音就跌跌撞撞的从屋子里跑出来看。

“你爱打铁吗?”

比尔博闭着嘴,微微的摇了摇头。

“……”索林一时语塞,又敲了两下才说:“那干嘛每次都来看。热的很。”

“…………没意思,在房间里。”

“那就跟我学打铁吧。”索林说:“男人要有一技之长,长大了才能娶老婆赚钱。”

“……”

“现在,拿着墙角下面的那个木桶,去井里打半桶水来。”

比尔博愣了愣,接着吃力的提起墙角下的木桶,小跑着走了。

过了几乎有一刻钟的时间,比尔博才从十几米外的井边回来,身边还跟着一个年轻的佣人。佣人帮他提着半桶水桶。

“你怎么能让他干这个,他差点摔进井里。”

索林抬起眼对上对方责备的目光又看看知道自己大腿的小东西,意识到自己似乎是错了。他从女仆那结果水桶放到火炉旁边开始冷却工作。女仆本来想带着比尔博走,比尔博却拒绝了。小女仆一边抱怨他不识好人心,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那个水桶对你来说太重了,我明天给你找个轻点的。”索林埋头工作着。

“好。”比尔博轻声的回答。继续呆呆的看着索林工作。

“好了小家伙,你家是做什么的?”

“开杂货店的。”

“……我以前是开打铁铺的。”

“恩……”

又是一阵无话,过了一会管家差人来把已经灰头土脸的比尔博带回去洗澡。从那天之后比尔博每天都要去索林在后院的打铁房。给索林打打下手,有时候是帮忙拉一下风箱,有时候是帮索林递些工具,最累人的仍然是打水,因为索林没有找到“轻一点的水桶”他还是得提着一个比他半人还高的木水桶去井边打水,不过现在他至少不会险些掉进去了。

 

十月他们收到了莱格拉斯的来信,信差送来之后管家就一路高呼着把信送进了瑟兰迪尔的书房,闹的整个庄园的人都知道了。瑟兰迪尔面色沉重,皱着优美的眉毛看完了整封信。索林在门口等着,心里有些着急,时隔两个月,索林仍然记得莱格拉斯明亮的眼神。

“信里说什么?”

“他们过的很好,船已经靠岸,他们到纽约去了。”

索林才舒了一口气,瑟兰迪尔狠狠的看了他一眼。

 

莱格拉斯的平安和十月的秋高气爽让瑟兰迪尔离开了他的书房。经过了两个多月的时间那段黑暗又疯狂的夏天从人们的记忆里淡去了。佣人们在花园里放了一张桌子和几张凳子,瑟兰迪尔偶尔会在下午坐在这里看书或和几位朋友聊天。他的朋友不多,大多数来自酒庄的生意或者是在外帮他干活的人,他仍然过的隐居一般的生活。

相比瑟兰迪尔,比尔博与索林更亲近。到了秋天佣人们都纷纷到果园和树林里去采果子。比尔博现在已经成为整个黑暗森林里唯一的活力了,他又一次提着那个水桶回到打铁房,放下之后和索林打了一声招呼就兴高采烈的跑了,管家答应带他去树林里爬树玩,顺便找找小松鼠。索林看了比尔博的身影刚刚没入森林里,却又看见一个人迎面朝他走来。那个人穿着白色丝绸衬衫和做工考究的灰色裤子,金色头发又扎了起来。索林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这天的确是热了一些。

索林直接灭了火炉,把练习打的剑模子扔进水桶里,走了出去。

“比尔博在哪儿?”瑟兰迪尔看他走出来,反而不继续走了,铁炉子仍然冒出阵阵热气,让他皱起了眉。

“跟管家去林子里了,出什么事了吗?”

“艾隆给他来了一封信。”瑟兰迪尔将信封在自己手指间转了转,接着递给索林:“你去带给他吧。”

“我去把他叫过来,你念给他听,他又不识字。”索林脱掉了手套,往树林里走去。

等他带着比尔博回来时候瑟兰迪尔已经在花园的桌子上喝起了红酒,比尔博小心翼翼的爬上瑟兰迪尔对面椅子,认真的像个上课的学生。瑟兰迪尔让他自己拆开了信。

“你需要我念给你听吗?你也可以让索林念。”

“我不念。”索林转身离开了。

“……”比尔博眨了眨眼睛“请你念给我听。”

“好的。”瑟兰迪尔展开信纸,粗略看了一眼:“艾隆只是转交,这封信是你父母写给你的。亲爱的比尔博……”

索林站在不远处听着瑟兰迪尔用低沉又稳重的声音给比尔博读信,比尔博红红的小脸蛋充满了憧憬和仰慕的看着他。在秋天金黄色的花园中他们两个人相处的氛围比索林想的好许多,他也在一边静静的听瑟兰迪尔念信,直到一封信结束他才转身离开。


评论
热度(13)
  1. 桃花灼灼夜未央Meteor crater 转载了此文字

桃花灼灼夜未央

© 桃花灼灼夜未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