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灼灼夜未央

【1】:这个世上,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 --沧月 《曼珠沙华》

 

  【2】:一个人如果还知道流泪、还知道痛苦,那必然就还有他要守护的东西。 --沧月 《镜》

 

  【3】:或许上天创造出人,就是要让你看看,这个世界可以残忍到什么地步。 --沧月 《护花铃》

 

  【4】:跋涉千里来向你道别 在最初和最后的雪夜 冰冷寂静的荒原上 并肩走过的我们 所有的话语都 冻结在唇边 一起抬头仰望 你可曾看见: 七夜的雪花盛放了又枯萎 宛如短暂的相聚和永久的离别 请原谅于此刻转身离去的我-- 为那荒芜的岁月 为我的最终无法坚持 为生命中最深的爱恋 却终究抵不过时间 --沧月 《七夜雪》

 

  【5】:当你已不再是你,又怎能要求我还是我呢? --沧月 《羽青空之蓝》

 

  【6】:当神已无能为力,那便是魔渡众生。 --沧月 《护花铃》

 

  【7】:天地不过是飘摇的逆旅,昼夜不过是光阴的门户。 --沧月 《花镜》

 

  【8】:最深的爱恋,却终究抵不过时间。 --沧月 《七夜雪》

 

  【9】:他终其一生想守护的东西,却最终如指间流沙一般滑落无痕。 --沧月 《护花铃》

 

  【10】:孩子,你知道人生是什么吗?所有的过程,只是一个灵魂来到这个世上,受苦,然后死去。但是,由于他的努力,他这一生受过的苦,以后的人都将不必再受。 --沧月 《乱世》

 

  【11】:人生是一场负重的狂奔,需要不停地在每一个岔路口做出选择。而每一个选择,都将通往另一条截然不同的命运之路。 --沧月 《大漠荒颜》

 

  【12】:纵然是七海连天也会干涸枯竭,        纵然是云荒万里也会分崩离析。 这世间的种种生离死别,来了又去犹如潮汐。 --沧月 《镜》

 

  【13】:如果有一天,我喜欢的女孩儿不见了,我就是把整个江湖翻过来,上穷碧落下黄泉、也要把她找出来。 --沧月 《指间砂》

 

  【14】: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隔了百年的光阴,万里的迢递,浮世肮脏,人心险诈,割裂了生与死,到哪里再去寻找那一袭纯白如羽的华衣和那张如莲花般的素颜? --沧月 《镜·破军》

 

  【15】:纵然是七海连天,也会干涸枯竭。 纵然是云荒万里,也会分崩离析。 这世间的种种生死离合,来了又去,有如潮汐。 可是,所爱的人啊??? 假如我曾真的爱过你,那我就永远不会忘记。 但,请你原谅, 我还是得不动声色的走下去 --沧月 《镜》

 

  【16】:有的时候看起来,天上的两片云总会有相遇的一天。可是人们不知道,那是不同高度上的两片云,永远也不会相遇。 --沧月 《护花铃》

 

  【17】:夜幕下,唯有皓月无声,冷彻千古 那漫天的烟花,竟似不知人间疾苦,仍然做尽了妍态浮光,散做满天星辰而落 万人仰望时刻的满天绚烂,瞬间掬捧时却空无一物-- 这一刻,到最后留下的,终究是幻影而已。 --沧月 《幻世》

 

  【18】:这个江湖寂寞如雪,少年还未长大,就已经苍老。 --沧月 《铸剑师》

 

  【19】:夕颜--那是无法见到日光的花。盛开于暮色,凋零于深夜......所有的美丽,都在夜色中默默化为泥土。 --沧月 《夕颜》

 

  【20】:待千山万水走过,终携伊人手。 --沧月 《帝都赋》

 

  【21】:上天对我们何其不公,分别将我们所爱的人从身边夺走;但上天对我们也何其宽容,可以让我们遇到彼此。 --沧月 《雪满天山》

 

  【22】:昨日种种,亦如昨日死。 --沧月 《花镜》

 

  【23】:或许,看得到和看不到的,记得起和记不起的,都已不再重要。 --沧月 《花镜》

 

  【24】:他一直都是孤独的旅人,在不属于自己的土地上流浪。只有在夜晚仰望星空时,才会冥冥中感觉虚空里有俯视的眼睛--提醒他万仞高空上,有着他永远无法回去的故国。 --沧月 《镜·归墟》

 

  【25】:幸福不是别人能给予的,是要靠自己去争取。 --沧月 《血薇》

 

  【26】:每个人都有想要守护的东西。原来就算尽了力,有些东西仍无法守护。 --沧月 《护花铃》

 

  【27】:有些人就是这样……虽然一直是默不做声的忍受、忍受,仿佛无力反抗任何东西;然而到达一个极限以后,便会在瞬间决然的爆发出潜在的生命的力量。 --沧月 《花镜之蓝罂粟》

 

  【28】: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背叛就背叛的彻底吧 --沧月 《镜》

 

  【29】:如果沧海枯了,还有一滴泪,那也是我,为你空等的一千个轮回。 --沧月

 

  【30】:永远的相爱,在这个瞬忽如浮云的世上,本来就是极其不可信的。 然而,不等时光褪去谎言镀上的金色,让他们亲眼看到那个“永远”的破灭,她却死了。 死亡在刹那间就把她对他的爱凝固了,那一刻便成了永远。 --沧月 《血薇》

 

  【31】:问天何寿?问地何极?人生几何?生何欢?老何惧?死何苦?情为何物?轮回和在?苍生何辜? --沧月 《镜》

 

  【32】:跋涉千里来向你道别 在最初和最后的雪夜 冰冷寂静的荒原上并肩走过的我们 所有的话语都冻结在唇边 一起抬头仰望你可曾看见: 七夜的雪花盛放了又枯萎 宛如短暂的相聚和永久的离别 请原谅于此刻转身离去的我-- 为那荒芜的岁月 为我的最终无法坚持 为生命中最深的爱恋却终究抵不过时间 原来这一场千里的跋涉,只不过是来做最后一次甚至无法相见的告别。 --沧月 《七夜雪》

 

  【33】:不忠之人,杀!不孝之人,杀!不仁之人,杀!不义之人,杀! 不礼不智不信人,奉天之命杀杀杀! 我生不为逐鹿来,千年沧桑大梦还, 君臣将相皆如土,总是刀下觳觫材。传令麾下三军众:‘破城不须封刀匕!’ 三军之中树此碑--逆天之人立死跪亦死! --沧月 《镜·辟天》

 

  【34】:不能到达的地方都是远方,而去过的地方却已成过往。 --沧月

 

  【35】:听雪楼中听雪落,彼岸花开彼岸零。 --沧月 《听雪楼》

 

  【36】:能驭万物而不能驭一心,能降六合而不能护一人。 --沧月

 

  【37】:洪流滚滚而来,将所有人夹裹而去。历史大潮呼啸灭顶,个人的爱憎情仇在此刻都已经显得渺小,每个人都置身其间,顺流而下,去往不知名的彼端。 --沧月 《镜·归墟》

 

  【38】:人心险诈,杀戮本来由世人自寻,为何却把恶名推卸到刀剑的头上?! --沧月 《血薇》

 

  【39】:在这荒芜的彼岸,她如一朵花般在黑暗里默默成长、默默开放,又默默老去。她将以身体作为牢笼,囚禁着魔物,直到死亡来临。 --沧月 《曼珠沙华》

 

  【40】:就算是最高的天空里,也有日和月并存。 --沧月 《镜·辟天》

 

  【41】:命运……如果真的有人类所谓命运的话,那么命运的转轮从开始转动此后,所有人就都在命运的流程里生、离、死、别,随着命运之轮的转动永不能再停歇! --沧月 《血薇》

 

  【42】:如果有一天,我喜欢的女孩儿不见了,我就是把整个江湖翻过来,上穷碧落下黄泉、也要把她找出来。嗯??那你说,她是会在碧落呢,还是黄泉?自然是在碧落,仙女是不会去黄泉的。 --沧月 《指间砂》

 

  【43】:原来这一场千里的跋涉 只不过是来做最后一次甚至无法相见的告别 --沧月 《七夜雪》

 

  【44】:清冷冷的水面上漂浮着一双眼睛 水来我在水里等你 火来我在火里等你 --沧月 《随风而誓》

 

  【45】: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生命是一场负重的奔跑,他和她都已经疲惫不堪,为什么不停下片刻,就这样对饮一夜?这一场浮生里,一切都是虚妄和不长久的,什么都靠不住,什么都终将会改变,哪怕是生命中曾经最深切的爱,也抵不过时间的摧折和消磨。 --沧月 《七夜雪》

 

  【46】:将军谈笑弯弓,秦王一怒击缶。   “天下谁与付吴钩?遍示群雄束手。   “昔时寇,尽王侯,空弦断翎何所求?   “铁马秋风人去后,书剑寂寥枉凝眸。   “昔有朝歌夜弦之高楼,上有倾城倾国之舞袖,   “燕赵少年游侠儿,横行须就金樽酒,   “金樽酒,弃尽愁!   “愁尽弃,新曲且莫唱别离。   “当时谁家女,顾盼有相逢?中间留连意,画楼几万重。   “十步杀一人,慷慨在秦宫。泠泠不肯弹,翩跹影惊鸿。   “奈何江山生倥偬,死生知己两峥嵘。   “宝刀歌哭弹指梦,云雨纵横覆手空。   “凭栏无语言,低昂漫三弄:问英雄、谁是英雄? --沧月 《大漠荒颜》

 

  【47】:他转过身,指着那一片荒芜空旷的墓地:“其实我很羡慕这片墓地里长眠的那些普通人...他们生平籍籍无名,沉默着活着,沉默着死去,如同蝼蚁,三代之后,不会有人记住他们的名字--但当他们死去后,却可以把墓穴空着一半,碑文上用黑字刻着伴侣的名字,等待着另一方百年后同穴合葬,再把名字涂成朱红。” 他喃喃地说着一些琐碎的话题,语气却是悲凉的:“我很羡慕” “在她活着的时候,我们终其一生都生活在阴影里,不曾见过日光,那么,至少在我死的那一刻。我可以把她的名字刻在我的墓碑上,不需要避忌任何人,堂堂正正。你,明白我吗?” --沧月 《羽·黯月之翼》

 

  【48】:那不是血--我忘了,人类所能给予我的、和血一样潮湿而温热的,还有……泪。  当然,我品尝到前者的几率远远大于后者--对于我来说,后者比前者珍贵亿万倍。 --沧月 《血薇》

 

  【49】:小吟,小吟……如今,苍茫海里的踯躅花已经开了一年又一年,然而,上穷碧落下黄泉,山长水远,天地茫茫,恐怕是再也相见无期了。  原来,人这一生中,唯独“离别”,才是真正的永远。 --沧月 《血薇》

 

  【50】:某些东西一旦枯萎,就是无法再次舒展开的--比如爱情……还有生命。 --沧月 《七夜雪》

 

  【51】:一切开始于结束之后,生与死重叠,终点与起点重叠.一切终归湮灭,如镜像倒影... --沧月 《镜·双城》

 

  【52】:涸辙之鲋,相濡以沫,相煦以湿,曷不若相忘于江湖。 也许,上天注定了她一生最值得怀念的时间只有短短三个月,那三个月的押解之途! 也许,真的,不如相忘于江湖。 --沧月 《沧海》

 

  【53】:仲夏之雪,云上之光。 簌簌飘零,积于北窗。 中夜思君,辗转彷徨。 涕泣如雨,湿我裙裳。 如彼天阙,峨峨千年。 如彼青水,缱绻缠绵。 山穷水尽,地老天荒。 唯君与我,永隔一方。 蹇裳涉江,水深且广。 脉脉不语,露凝为霜。 长路迢迢,沧浪滔滔。 吾生吾爱,永葬云荒! --沧月 《羽系列》

 

  【54】:九嶷漫起冥灵的雾气      苍龙拉动白玉的战车       神鸟的双翅披着霞光        从天飞舞而降的高冠长铗的帝君     将云荒大地从晨曦中唤醒     六合间响起了六个声音:     暗夜的羽翼    赤色的飞鸟     紫色的光芒照耀之下    青之原野和蓝之湖水    站在白塔顶端的帝君     将六合之王的呼应一一聆听 --   天佑空桑,国祚绵长 --沧月 《镜》

 

  【55】:不忠之人,杀!  不孝之人,杀!  不仁之人,杀!  不义之人,杀!  不礼不智不信人,奉天之命杀杀杀! --沧月 《镜》

 

  【56】:每年的十月十五,我会随着潮水,回到云荒来看你…… --沧月 《镜》

 

  【57】:我的生命不过一瞬,那么,我只爱你那一瞬。 --沧月 《镜·织梦者》

 

  【58】:夏之日,冬之雪,百岁之后,归于其室 --沧月 《七夜雪》

 

  【59】:只要是阳光能照到的土地  都会有阴影的 --沧月 《镜·双城》

 

  【60】:“如果星辰都坠落了,”此起彼伏的万岁声中,孩童的眼睛注视着帝王,轻轻反问,“这片土地上还有什么呢?”   “还有你和我,”然而那样深远的问话,换来的却是如此凌然的回答,“与日月同在。” --沧月 《神之右手》

 

  【61】:无数的恶灵随着水流汹涌而入,充斥了整个空间。 ”快走……快走。”他扔掉剑,一把将神澈推了出去,自己却委顿在血海中。 抬头望着顶上射落的天光,他感觉自己在这样模糊的光中逐渐的融化,变成一只苍白的水泡,向着日光缓缓上升……又在做梦了么?百年的生命漫长而黯淡,他一直在暗夜里长歌疾行,与背叛、死亡、黑色为伍。只有在梦里,他才一次次反复地梦见自己不由自主地朝着光亮漂过去。 那是他从来不曾承认的、天性中对于光的向往。 --沧月 《曼珠沙华》

 

  【62】:上帝创造出人就是要让你看看这个世界究竟残忍到什么地步 --沧月 《听雪楼系列》

 

  【63】:“血薇,不祥之剑也,好杀、妨主,凡持此剑者,皆无善终。可谓之为魔。” --沧月 《听雪楼系列》

 

  【64】:原野上终将开出野花一片,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沧月 《镜》

 

  【65】:那时候我们赤脚奔跑   美丽的原野上数不清花朵绽放   风在耳边唱,月儿在林梢   我们都还年少   岁月的脚步啊 静悄悄   追逐着我们 不停的奔跑   我们跌倒在开放着红棘花的原野上   --死亡。   风儿吹过空莽的云荒   鸟儿还在歌唱。 --沧月 《镜·破军》

 

  【66】:雪怀,你什么时候才能醒,你要是再不醒,我就要老了。 --沧月 《七夜雪》

 

  【67】:不同高度的两片云--你在底下看上去它们重合了,事实上却永远不会相遇。 --沧月 《听雪楼》

 

  【68】:没有谁救得了谁,人必须自救。 --沧月 《镜》

 

  【69】:跋涉千里和你道别,在最初和最后的雪夜?????? --沧月

 

  【70】:男人想要背叛朋友,可能会有一千个原因。而女人想要背叛一个她依旧深爱的男人,却没有别的原因:她要狠狠的刺痛他,令他永远也无法忘记。 --沧月 《听雪楼系列》

 

  【71】:问天何寿?问地何极?人生几何?生何欢?老何惧?死何苦?轮回安在?宿命安有?苍生何辜?情为何物? --沧月

 

  【72】:无法遗忘,只待风雪将所有埋葬。 --沧月 《七夜雪》

 

  【73】:听雪江湖   成就有些人的梦,却同时破灭另一些人的梦--   然而,却让所有人的心变成了荒原。   那茫茫的冰雪厚重地落下、掩盖住了曾经生机勃勃的原野。   在这个江湖上,涌现过多少这样的少年啊!年少轻狂、快意江湖,但只是江湖滔滔洪流中的一浪而已。   去的尽管去了,来着尽管来着……生死悲欢,就是如此。 --沧月 《荒原雪》

 

  【74】:迦若,你的心底是否也会感到一丝丝的歉疚和绝望?原来,就算尽了全力,还是有些东西终究无法守护和救赎。那是我最后能做的、唯一的‘护’了。 --沧月 《护花铃》

 

  【75】:一切终归有尽头,伟大的帝国也是同样。 --沧月 《神之右手》

 

  【76】:这世上至少要有一个地方,要让自己闭起眼睛也能知道一切 --沧月 《镜织梦者》

 

  【77】:跋涉千里来和你道别,在最初和最后的雪夜。 --沧月 《七夜雪》

 

  【78】:我不想死在你看不见的地方。 --沧月 《云荒·羽·赤炎之瞳》

 

  【79】:她不愿在空茫中忘记自身的存在,  而他不愿在永生的黑暗中慢慢腐烂,  所以在忙满时空里相遇的瞬间,   他们毫不迟疑地伸出手去抓住了彼此,  试图对抗那种空茫。   飞天绝舞,几世轮回,只等匆匆今生的相会。  却不过是缘来缘散,缘如水?? --沧月 《飞天》

 

  【80】:这个江湖寂寞如雪,所有少年从一出生时便已苍老。 --沧月

 

  【81】:天宫凡世,百年流转一念所系便是辗转几生: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到头来,一切去依旧如晨曦般消失无痕。天地不过是飘摇的逆旅,昼夜不过是光阴的门户。 --沧月 《花镜》

 

  【82】:浮花逝水,空影如梦。终是世事无常,情难两厢。 --沧月

 

  【83】:苏摩,苏摩……寂寞么--如果生和死都只是一个人? --沧月 《镜·神寂》

 

  【84】:只要有一个人相信我,我就不会疯---剑妖公子,少渊 --沧月 《幻世-剑妖》

 

  【85】:来如流水兮,逝如风。不知何来兮,何所终…… --沧月 《七夜雪》

 

  【86】:她的故事,本来无关于江湖。   然而,只因跟随了那个人的步伐,紫陌这个名字,却成了武林中一个神秘的传说。   江湖上的人都知道,凡是武林中九成九的新闻旧事、错综复杂的人事关系,各种绝密的情报,都汇集在听雪楼中一个叫岚雪阁的地方。   而在那个地方处理着各种资料,向听雪楼最高层传递着最急迫讯息的,是一个叫做紫陌的女子--那个奇异的女子,聪颖而博学强记,对如山堆积的文牒和纷繁复杂的江湖关系、了解的一如俯视自己手心的纹路。   听雪楼四护法中负责情报消息的,紫陌。 --沧月 《指间砂·紫陌篇》

 

  【87】:可是我并不想杀任何人,包括我的历任主人。,甚至在每一次饮过人类的血的时候,我都忍不住想吐--因为,握着我的那双手,竟然同样也是另一个人类啊……  人心险诈,杀戮本来由世人自寻,为何却把恶名推卸到刀剑的头上?。 --沧月 《血薇》

 

  【88】:凭什么决定我需要忘记什么?忘记我的眼睛是怎么盲的、忘记这几千年来足以流满这个镜湖的血和泪?忘记那些侮辱着、损害着我们的人?忘记这个世间还有‘反抗’这两个字?让孱弱的一族在沉默中走向永恒的消亡、然后说那就是天命? --沧月 《镜》

 

  【89】:神可以宽恕,因为她拥有人所没有的东西:时间和永恒; 而他,即使想要赎罪,却已没有多余的力量和生命。 --沧月 《神之右手》

 

  【90】:你知道世上最孤独的孤独是什么吗? 不是一个人的孤独, 而是尝试过不孤独后发现,自己又回到最初的孤独里。 努力过, 却还是回到原点。 --沧月 《镜神寂》

 

  【91】:这些年他背负的实在太多,承压日久,习惯之后却也是一种畸形的寄托。而某一日,当这种重压忽然消失,它的生命也失去了支撑,轰然倒塌。 --沧月 《胭脂》

 

  【92】:夏季里的雪,没有落到地上就会融吧? 暗夜消融的雪,不被任何人看见,短暂得就像是……爱。 “你不明白么?”……“那是因为,破军深爱着自己的师父啊……” 只因为他想要看到她,所以,她再也不能回到这个世界上。 一念之执,竟至于斯! --沧月 《羽青空之蓝》

 

  【93】:杀人者怎么懂得苍生 --沧月 《镜》

 

  【94】:那样的静默夜色里,天籁和星野之下,天地如此辽远,时空如此苍茫,一切生命在此刻都显得渺小短促。只有在那个时候,他才能感觉到身侧这个短促的生命和自己是对等的,她的生命与他同样的美丽、同样的绚烂,而不是朝生暮死的蜉蝣,朝开暮凋的残花。   记得某一天夜里,她与他坐在一望无际的草坡上,仰头看着漫天的星辰,忽然说:阿琅,你看,那两颗靠得最近星星就是我和你呢。   他微微的笑了,温和地叹息,眼睛里有着和外貌不相称的沧桑和洞察:阿薇,你可曾知道?即便是看上去最近的两颗星辰,它们之间也间隔着毕生无法抵达的距离。 --沧月 《归墟》

 

  【95】:本以为三生美满的葛巾早已香消玉损。而在她死后,她的丈夫居然挖出她生前最爱的御衣黄,献给了奸相秦桧作为晋升之阶!牡丹有铮铮傲骨,昔年曾不惜焚成焦炭也不屈服于女帝的淫威,如今被自己最爱的人出卖,葛巾…会哭么? --沧月 《花镜》

 

  【96】:这是一场飞鸟和鱼的邂逅,一个是浮出水面无意的张望,一个是掠过天空不经意地回眸,即便是偶尔有过那么一瞬的交错,却又立刻各分东西,天高海阔,永不相逢。 --沧月

 

  【97】:六月的雪,那是上天为了安抚那个灵魂而降下的飞雪。然而六月里的雪,没有落地便已经枯萎,化为洁白晶莹的花朵,无声的告诉每一个过往的人:在上天眼里,她无罪。 --沧月 《花镜》

 

  【98】:你不曾活过,所以不知道其实活着不如想象中的美好。 --沧月 《镜》

 

  【99】:可是我的一生,可能也只有这一天可以去扭转命运--就算是星辰坠落大地毁灭,也无法阻拦我! --沧月 《镜》

 

  【100】:天地有自己的生长和毁灭的微妙平衡--绝对的繁华只会带来更多的破坏和杀戮。 --沧月 《神之右手》

 

  【101】:记得要忘记,好悖逆的话,千年前海国灭亡时你们保持沉默,百年前空桑灭亡时你们也选择了沉默,现在,九天上的神啊!你们要开始展示你们的力量了吗? --沧月 《镜》

 

  【102】:年龄,原来真的是和阅历无法对等的东西 --沧月

 

  【103】:这个世界,从不存在绝对的没有制衡的力量。只有破坏而不懂建构,再强的王朝也会渐渐腐朽。 --沧月 《镜》

 

  【104】:黄泉。紫陌。红尘。碧落。原来每一种,都是一种幻灭。 --沧月 《指间砂》

 

  【105】:无论你需要维护什么,你都需要力量,自己没有足够的力量,而将这种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你难免会失望。 力量要靠力量来获得,然,你什么都没有,所以你什么都无法保护。这个世上除了黑与白,还有第三种,甚至上千百种颜色,你将来会明白。 --沧月 《血薇》

 

  【106】:世事,从来没有绝对。 --沧月 《血薇》

 

  【107】:和平是两次战争中的间隙,是一个失衡到另一个失衡之间,短暂维持的脆弱平衡 --沧月 《神之右手》

 

  【108】:原来这一场千里的跋涉,只是为了一场甚至无法相见的别离 --沧月 《七夜雪》

 

  【109】:死亡在瞬间排除了所有的屏障。然而,一切都不可挽回了,一切,也都开始于结束之后。 --沧月 《镜》

 

  【110】:孩子是可怕的,因为年幼,因为对善恶的不在乎与不明确,在他们恨一个人的时候,甚至比任何成年人都要恶毒。 --沧月 《血薇》

 

  【111】:岁月如流,逝者如斯,这些年来所有一些都在改变。 我清楚知道自己终有一天会老去: 明眸会黯淡,秀发会苍白,肌肤会枯萎,思维会迟缓。 某一日的我,或许会将今日上天赋予的一切交还给时间的河流。 然而,正因为这一部《镜》,让飞逝如电的青春有了存在的证明: 《镜。双城》、《镜。破军》、《镜。龙战》、《镜。辟天》、《镜。神寂》。 这一部部作品就如一个个脚印,留在了人生的记忆中, 让我在多年后回首,还能清晰地看到自己来时的路。 --沧月 《镜·双城》

 

  【112】:他终其一生想守护的东西,却最终如指间流沙一般滑落无痕 你知道未来有多长?看不到尽头..........你将何以为继啊! 要么让我死亡,要么让我燃烧,却决不要让我在永无止境的岁月里,慢慢腐烂消弭下去! 即使是最近的两颗星辰,他们之间也隔着毕生也无法到达的距离... 一个人,如何能因为不确定天亮后是否有晴空,就去容许黑夜永远笼罩下去? 纵然是七海连天,也会干涸枯竭;纵然是云荒万里,也会分崩离析; 这世间种种生离死别,来了有去,有如潮汐. --沧月 《镜系列》

 

  【113】:生命是一场负重的奔跑,他和她都已经疲惫不堪, 那为什么不停下片刻,就这样对饮一夜? 这一场浮生里,一切都是虚妄和不长久的,什么都靠不住什么都终将会改变, 哪怕是生命中曾经最深切的爱恋、也抵不过时间的摧折和消磨。 唯有此刻身边人平稳的呼吸才是真实的,唯有这相拥取暖的夜才是真实的。 --沧月 《七夜雪》

 

  【114】:1、岂有豪情似旧时,花开花谢两由之。 2、所有废墟上的一切,也都将于结束之后重新开始…… --沧月 《镜·神寂》

 

  【115】:内心什么都没有的你,将何以为继… --沧月 《帝都赋》

 

  【116】:最高的天空里,也有日与月并存 --沧月

 

  【117】:当月自那一处升起, 众神--说出他们的名字, 但愿,但愿此时…… 我也能记起自己的本命! --沧月 《听雪楼》

 

  【118】:天地如此辽远,时空如此寂寞,我们都不要再留下彼此一个人。 --沧月

 

  【119】:鱼看不见水就像人看不见空气,但是说话的那些人,不知道那是多么残酷的距离。 --沧月 《镜·双城》

 

  【120】:“能驭万物而不能驭一心,能降六合而不能护一人--这一切,原来并不是什么力量的高低能够决定的。” --沧月 《护花铃》

 

  【121】:我自己都没有的东西,怎么给你! --沧月 《血薇》

 

  【122】:即使是在面对不愿意看的东西时,也要站着正视它。 --沧月 《血薇》

 

  【123】: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何处是归途 --沧月 《七夜雪》

 

  【124】:浮花逝水,空影如梦,故事尚未开始,就已经结束 --沧月

 

  【125】:所有的付出都是要有回报为前提的,没有人会无条件对另一个人好。 --沧月 《血薇》

 

  【126】:苏摩,苏摩,记得要忘记…… --沧月 《镜·龙战》

 

  【127】:上天创造出生命,也许就是要让你亲眼看看这个世界究竟可以残忍到什么地步。  谁也不能救谁的,人必须自救   守不住的人就不要去在意,但已经在意的人,就一定要守住。  站在地上看天上的两片云,似乎马上就会相遇,但他们永远不会相遇,因为不在同一高度上。  他终其一生想守护的东西,却最终如指间流沙一般滑落无痕。  当神已无能为力,便是魔渡众生!  能驭万物而不能驭一心,能降六合而不能护一人永失所爱。然而死别比之生离,又不知哪个更为残酷   繁花似锦,繁花如梦。   生死相随,同去同归,在那些弟子眼里又将是一段人中龙凤的佳话。  原来,只有离别,才是真正的永远  碧落。黄泉。紫陌。红尘。 原来每一种,都是幻灭。 --沧月 《护花铃》

 

  【128】:生命如风中之烛,当火熄灭,他也该离去。 --沧月 《镜·神寂》

 

  【129】:原来,这世上唯独死亡是公平的--无论对于谁,都是那样留下毫不容情的烙印 --沧月 《护花铃》

 

  【130】:要知道贪恋温暖是人的天性,但玩火者,必自焚。那些火,你可以借来温暖一夕,却永远不要过度靠近火源 -记住,不要过度依赖一个人,也不要永远为失去任何一个人而心智受乱。 否则,你的毁灭也只在旦夕之间。 --沧月 《忘川》

 

  【131】:“你孤身一人生活,应该对自己好一点。按时吃饭,少喝酒,别老自暴自弃“~~~~~苏微 --沧月 《忘川》

 

  【132】:已经是末路,回头已无处可去。 --沧月 《忘川》

 

  【133】:苍茫的月色中,漫天的烟花绚烂,那一袭白衣蓦然坠落,如同一只渡尽寒塘的冷鹤,瞬间划过茫茫的夜空。然后,天际仍然空 寂无边,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夜幕下,唯有皓月无声,冷彻千古。那漫天烟花,竟似不知道人世疾苦,仍然做尽了妍态浮光,散做漫天星辰而落。  那是死去的烟花。  万人仰望时刻的满天绚烂,而转瞬掬捧时却是空无一物--这一切,留下的,终究只是幻影而已。 --沧月 《幻世》

 

  【134】:第一次,连她都有压抑不住的想大笑的悲凉和愤慨……原来,长 歌,是可以当哭的。 --沧月 《幻世》

 

  【135】:“如今,在这个世上,我只有你,你也只有我了--别的人,他们都是想把我们逼疯!他们才是一群疯子!” --沧月 《幻世》

 

  【136】:他的怀抱冰冷而潮湿,然而,仿佛却是一个让人坠落其中就不愿意醒来的噩梦。 --沧月 《幻世》

 

  【137】:“不必如此,幽草……只要有一个人相信,我就不会疯。”黑暗中,那个人忽然说。 --沧月 《幻世》

 

  【138】:如果还有一个人相信我,那么我就不会疯……绚烂的烟花从天空四 散而落,众人仰头观望时,忽然看见那一朵美丽的花里,有最灿烂的光芒闪现--一瞬间,漫天的烟花都为之黯然! --沧月 《幻世》

 

  【139】:焰火在他们身边爆炸,伴随着从天空飘落下来的灰烬,像一片片飘忽的雪花。   雪是死去的雨,而这灰烬……则是烟花的尸体吧?   万人仰望时刻的满天绚烂,而转瞬掬捧时却是空无一物。 --沧月 《幻世》

 

  【140】:风中的青色衣裾,宛如一个坠落在深渊里的迷梦,永不再醒。 “这个世上,以后再也不会有什么,能够困住你。” --沧月 《幻世》

 

  【141】:灵均默然叹息,语气如同枯井,波澜不惊,“十年了,人世岁月匆匆,胧月从一个小孩长成了妙龄女子,而我,却还是和她相遇时候的模样。再过十年,等蜜丹意长大,胧月老去,我还会是如今的模样……直到胧月八十高龄,我依旧还会停留在年轻时的模样--很可怕的事情,不是吗?” --沧月 《忘川》

 

  【142】:“这样的公子舒夜?你去问问,只怕没有一个人认识” “只要我认识就好!”沙曼华第一次大声反驳祭司,“别人怎么看他关我什么事,只要我认识他就好!” --沧月 《大漠荒颜·帝都赋》

 

  【143】:云焕闭上了眼睛,神情肃杀,可怕的力量在他手底凝聚。九天之上,万籁俱寂,千军辟易,只有他一身戎装、呼啸沧桑。   “你们的路将由荣耀和梦想照亮,将一切罪恶和龌龊都踩踏在脚下!”   --多年前教官的训导忽然闪现心底,云焕发出短促的冷笑。毁灭性的力量以迦楼罗为载体,开始发出低低的呼啸。金色的烙印仿佛活了一样在蔓延,将他全身都包裹。   来吧!让一切如同烟火般的绽放和消失,化为一场华丽的死亡盛宴!   那些我所恨的,我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至三代!   绝不宽恕。 --沧月 《归墟》

 

  【144】:这个世界依旧争执不断,吵吵闹闹……城市里的人群依旧喧哗,他们不同的面孔和表情全部融合到这条喧闹的街里。没有人能孤独地活下去,没有人能避免跟周围的世界发生摩擦。不用害怕。 --沧月

 

  【145】:他解开了随身带回的包裹,血腥味迅速弥漫在房间里。那笙一眼看去,忍不住失声尖叫,惊惧地往后退了一步--十几颗新挖出的心脏,在灯下微弱地闪着血的光泽。     “不要怕,这都是战士勇敢的心--既便是在被杀的一瞬间,都没有人发出一声哀鸣,”炎汐的手轻轻拂过那些尤自柔软的心脏,声音深不见底,“放心,我会将你们的心放入大海……我们会一起回到故乡去。” --沧月 《镜·神寂》

 

  【146】:湘张了张口,神情复杂。仿佛回忆起了西荒的种种,她残余的那只眼睛里忽然浮现出泪光。颤了颤,这个刚强如铁的女战士第一次露出了悔恨和软弱的神色,喃喃低语:“破军唯一的弱点是那个人……是那个人啊……”     她抬起手,掩住了脸,哽咽:“飞廉……我、我可能杀错了人。”     “我不该杀了那个空桑女剑圣……我真的不该杀了她!” --沧月 《镜·神寂》

 

  【147】:一切开始于结束之后 --沧月 《镜·双城》

 

  【148】:白璎脸色黯然,旁边金盘里的头颅却开口笑了起来,欢欣雀跃:“你看你看,这下我有了手,终于可以抱你了。”另一边的断臂一跃而起,抱住了妻子的腰。 然而,他的手却穿越了她的身体,毫无遮拦地穿过。 真岚怔了怔,忽地笑了起来。他居然忘了她已经是冥灵,也没有了实体。 即便是他有了双手,也是再也无法握住已经逝去的生命。 --沧月 《镜·双城》

 

  【149】:人中龙凤的传说  血薇夕影的再世 轰轰烈烈引发了江湖上的滔天巨浪 “听雪楼中听雪落,洛阳城外花开谢,唯有忘川之水,日夜不息,逝者如斯” --沧月 《忘川》

 

  【150】:那笙仿佛还想说什么,但脸色青灰,嘴唇微微颤动,竟似乎连开口的力气都没了。她靠在炎汐怀里,呼吸细而急,半晌,在所有人都以为她已经昏睡过去时,她却忽然睁开了眼睛,仿佛攒足力气一样,清晰而急促地开口:“快,快把东西送回去!--都已经开始打仗了,得把臭手的身体拼回去!……你不要管我了。” --沧月 《镜·神寂》

 

  【151】:六合之间,什么能比伽蓝白塔更高?唯有苍天。六合之间,何处可以俯视白塔顶上的神殿?唯有云浮。 --沧月 《镜·辟天》

 

  【152】:要么让我死亡,要么让我燃烧,却决不要让我在永无止境的岁月里,慢慢腐烂消弭下去! --沧月

 

  【153】:光阴流转,韶华易逝,任凭红颜在眼前盛开又凋谢,始终未曾改变的,唯有这一袭白袍,以及白袍下那颗入定寂静的修行者之心--那是勘破所有色相、与天地合为一体的心,不生不灭,不垢不净,永无挂碍。 --沧月 《忘川》

 

  【154】:“我回来了。”她将头靠在他肩膀上,在他耳边轻声道。 怀里的人猛然震了一下,回过头来看着她,近在咫尺,她这才看到,他双眸却深沉如星,眼角居然隐约有泪痕。她心里一紧,更加用力地环住了他的肩膀。 “你回来了?”他的声音发抖,“真的?” --沧月 《忘川》

 

  【155】:这世间,又有谁会知道命运之曲是什么时候开始,又在什么时候戛然而止?当命轮转动的时候,所有人随之相聚,起舞,而一到终场,就如提线木偶一样颓然而散。 甚至,都来不及好好说一句告别的话。 --沧月 《忘川》

 

  【156】:记得要忘记。 --沧月 《镜》

 

  【157】:依然是漫山的黄叶,风一过犹如枯蝶般翩翩起舞。   --那是多少死亡造就的美丽祭典?   枯荣和生死,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沧月 《碧城》

 

  【158】:她终于明白了这个孩子为何对她怀有那样热烈深挚的感情:那是在一切亲情、友情、爱情都已无从寄托,一切救赎都无法指望的时候,将仅剩的唯一的希望、放到了儿时那个私心里倾慕的女性形象身上。 --沧月 《剑歌》

 

  【159】:涸辙之鲋 相煦以湿 相濡以沫 曷不若相忘于江湖 --沧月 《沧海》

 

  【160】:赤王出嫁后仿佛换了一个人,少女时代种种叛逆全都不见了,处事干练,态度沉稳,内外都井井有条,第三年上生下了一个王子,让赤之一族的王位也有了继承人--在之后的十年里,她成了一个近乎完美的王,外面的流言终于渐渐平息,仿佛一切都被人遗忘。 --沧月 《镜·神寂》

 

  【161】:赤王没有说话,只是咬着嘴角、低头匆匆赶路。她红色的长发在水里漂浮,仿佛美丽的水藻,冥灵的身体是虚幻的,就像融化在这无穷无尽的水中一般,透明得宛如不存在--然而,他却知道她一直在流泪。 --沧月 《镜·神寂》

 

  【162】:百年后,当歌舞升平里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几乎忘了战乱的滋味时,昔日的阴影重忽然之间重新降临了--这座繁华富庶的城市,再度来到了同样的十字路口上。 --沧月 《镜·神寂》

 

  【163】:她定定看着神游物外的丈夫,眼神变幻。皇太子脸上带着一种仿佛睡去一样的宁静,唇角依然噙着平日常见的笑谑表情,那样随意而洒脱,温暖得令人安心--然而第一次,她觉得他的笑容里隐含着太多东西,无法看到底。 --沧月 《镜·神寂》

 

  【164】:因为我一个人看着这天地间的日出日落,已经很多很多年了…我很想找一个好孩子、陪我一起看…风涯 --沧月 《帝都赋》

 

  【165】:“走?去哪里?”原重楼有些愕然,却被她拉着身不由己站了起来。 “去地狱。”她却是笑了笑,看着他,“怕不怕?” “只要跟着你,去哪儿都不怕!”他露出一贯的惫懒调笑,一瘸一拐被她扶着往前走 --沧月 《忘川》

 

  【166】:“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了,”他微微笑了笑,看了看她,又低头看着自己右手上那一道深深的刀痕,“我甚至没有看到你,就从你说出的第一句话、第一个字中,认出了你--迦陵频伽,我知道你就是十年前砍断我右手的那两个凶手之一。” 他的声音轻微而清冷,仿佛夜色中的雾露河水静静流过。 --沧月 《忘川》

 

  【167】:湘方才的追述还在耳畔回荡,激起连绵的幻象--冥冥中他仿佛可以看到那个人在漫天的风砂中崩溃,用血肉模糊的手拍打着厚重的石壁,苦苦哀求。那个石门背后,幽冷的泉水里,埋葬了他毕生再也无法获得的至爱。 --沧月 《镜·神寂》

 

  【168】:你看,无论果壳多坚硬、如果果子是从里面开始腐烂的话,也无济于事啊。 --沧月 《镜·双城》

 

  【169】:“那当然!”苏微朝着他走过来,语气里有一丝得意,“我不是和你说过吗?在中原,我可是天下数一数二的高手!你难道以为我是在说大话吗?” “有点。”他挑了挑眉毛,“谁会相信中原天下第一高手会连件衣服都没有,还跟在我后面死皮赖脸地讨东西吃、求收留呢?” --沧月 《忘川》

 

  【170】:他必须回去,他必须痛苦,他也必须毁灭…...在毁灭中他将放出一生最盛大的光华。此乃破军之宿命。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 望我故邦。 故邦不可见兮, 沧浪浩荡! 葬我于海波之上兮, 归彼云荒。 故国无处归兮, 永无或忘! 天莽莽兮海茫茫, 国有殇兮日无光。 魂归来兮,且莫彷徨!  星辰暗淡后的第九百年,  亡者当归来。  魔王从地底复苏,  血海从西汹涌而来,  呼啸淹没大地。  月食之夜,大灾从天而降,  神袛于红莲烈焰中呼号。  孩童的眼眸里,看到天国的覆灭。  当暗星升起时,一切归于虚无。 --沧月 《镜·破军》

 

  【171】:不是奉承,是真的……”她又盛了一碗鱼粉汤,喝得惬意,眼神亮晶晶的,“一直觉得会做一手好菜的男人才是世间的绝品,就像我师父一样!可是……”苏微捧着碗,眼里的亮光渐渐暗淡:“唉,可是后来,我认识的所有男的,手里拿的都是刀和剑。” --沧月 《忘川》

 

  【172】:当她们走过的时候,廊下有美妙的清脆声音传来。苏微抬起头,看到回廊上挂着许多风铃,竟是金和玉琢成,玲珑剔透。 “药室周围种着很多珍贵的花卉和药材,为了防止那些鸟儿飞来啄食,祭司便在这里系上了风铃--每当有细微的风掠过,这些铃就会击响,将那些鸟儿惊飞。”胧月带着她从回廊里走过,轻声介绍,“所以,我们都叫它‘护花铃’。” --沧月 《忘川》

 

  【173】:可是,这满城的灯火,却没有一盏是为她点燃。 --沧月 《忘川》

 

  【174】:问天何寿?问地何极?人生几何?生何欢?老何惧?死何苦?情为何物?轮回和在?苍生何辜?  一切开始于结束之后,生与死重叠,终点与起点重叠.一切终归湮灭,如镜像倒影。  九嶷漫起冥灵的雾气   苍龙拉动白玉的战车    神鸟的双翅披着霞光    从天飞舞而降的高冠长铗的帝君  将云荒大地从晨曦中唤醒  六合间响起了六个声音:   暗夜的羽翼   赤色的飞鸟   紫色的光芒照耀之下   青之原野和蓝之湖水   站在白塔顶端的帝君  将六合之王的呼应一一聆听 --  天佑空桑,国祚绵长! --沧月 《镜·双城》

 

  【175】:沧流历九十二年冬,天下动荡。白塔崩,破军曜,海皇归,帝王之血重现人世。将星云集、神魔聚首;腾蛟起凤,光射九霄。或曰:开天辟地以来,未尝见此异况也。”  ”长剑辟天,以镇乾坤。洪荒万古,惟我独尊。”   指间的蔷薇已经枯萎了,但清香还在浮动,风将千年前的花香带走。  真岚低头轻轻嗅着那种缥缈的香气,苦笑起来:“真是可笑啊……直到那一刻我才爱上了我命中注定的妻子,可她已然因为别的男子一去不返--你说,我还能怎样呢?”    一生戎马,光耀千古,到最后,却只是换来了一句山河永寂。  目击众神死亡的原野上终将开出野花一片,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天地如此辽远,时空如此寂寞,我又怎会再留你一个人。 --沧月 《镜·神寂》

 

  【176】:他抬起头来,做了一个手势,头顶的乌云迅速散去,暴雨也随之停歇,云开日出,阳光灿烂。他凝视着远处,右手再度动了一下,仿佛感觉到了主人无声的召唤,一条双头的巨蛇分开了草叶,悄然游来,稳稳地用背部接住了他。 --沧月 《忘川》

 

  【177】:白衣女子负着青色的剑策马远去,青丝如墨,远远看去飘逸如仙子。 原重楼远远凝视着她策马消失在山路上,有些出神。直到膝盖上的孩子仰起头来,笑嘻嘻地将串好的一个花冠戴在了他头上,才回过神来。“蜜丹意,”他叹了口气,摸了摸孩子的头发,“听话,要做个乖孩子,知道吗?” --沧月 《忘川》

 

  【178】:“怎么,我会落下半身不遂吗?”原重楼看到她脸色不大好,心里也是一沉,嘴里却说得轻松,“如果我好不了,那就得一辈子赖上你了--你回中原我都要跟了去。你要是扔下我不管,我就敲锣打鼓跟在你身后,告诉所有人你对我始乱终弃。” --沧月 《忘川》

 

  【179】:十年,足以让青丝暗生华发,韶华付与流光。足以眼睁睁地看到她死在了自己的怀里。 --沧月 《忘川》

 

  【180】:这些日子以来,她一直觉得这个戴着面具的人神神秘秘,敌我莫辨,因此也深怀着戒心。直到这一刻,放下了刀剑和江湖,心里才有些释然--是的,从她坠入险境到现在,这一路上,只有两个人一直是帮着她的:一个是重楼,而另一就是他。 --沧月 《忘川》

 

  【181】:就在那一瞬,她听到黑暗中忽然有人笑了一声:“我没死,不用那么伤心欲绝的。” “……”苏微一下子怔住。 “不要说谎了,”他吃力地抬起头,靠近她的耳畔,低声问,“迦陵频伽,你是舍不得我才回来的,是不是?” --沧月 《忘川》

 

  【182】:在他的世界里,似乎永远下着一场不能终结的雪。 当仲夏雪逝,紫玉成烟,他才发现原来族里自古相传的训导是对的:“鲛人最好不要离开自己的国度,更不要轻易爱上陆上的人类--因为人类可以用短短的一瞬,击溃你漫长的一生。 --沧月 《羽青空之蓝》

 

  【183】:原本总觉得这应该是属于我的,到后来才发现,从一开始这样的想法就有些可笑。凭什么呢?这个世界上,又有谁天生就该属于谁? --沧月 《忘川》

 

  【184】:外面夜风沉醉,幽暗的林间有不知名的鸟儿婉转轻啼。他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走在月光里,她心中一片柔软,顺从地被他拉着往前走,一直穿过了竹林和天光墟。 --沧月 《忘川》

 

  【185】:“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人物!”萧停云肃然,微微吸了一口气,“那么说来,岂不是和他在一起的每一瞬,都有可能陷入幻境而不自觉吗?” --沧月 《忘川》

 

  【186】:虽然眼前这个人总是满身酒气,醉的时候多清醒的时候少,说话又往往凉薄刻毒,但不知为何,与他在一起,却依稀能感到某种温暖--这种安稳宁静的感觉,即便是当日在听雪楼里,那个权倾武林的人都不曾带给过她。 --沧月 《忘川》

 

  【187】: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隔了百年的光阴,万里的迢递,浮世肮脏,人心险诈,割裂了生与死,到哪里再去寻找那一袭纯白如羽的华衣和那张如莲花般的素颜?  从一个仁者身上学习杀戮,却从一个杀戮者身上学习做人 --沧月 《镜·破军》

 

  【188】:纵然是七海连天,也会干涸枯竭; 纵然是云荒万里,也会分崩离析; 这世间种种生离死别,来了有去,有如潮汐。 可是,所爱的人啊…… 如果我曾真的爱过你,那我就永远不会忘记. 但请你原谅-- 我还是得不动声色地继续走下去.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背叛就背叛的彻底吧.  我只是一个人,天地都背弃 --沧月 《镜·龙战》

 

  【189】:她已经记不得这是他第几次突袭偷吻她了,但无论多少次,每一次他忽地靠近却都如同第一次一样,令她脑海一片空白,有轰然的回响。 --沧月 《忘川》

 

  【190】:泰启十七年,帝于塔顶小寐,梦妃乘白马自海上来,执手凝咽,为归墟之约。隔日起,遂觉大限。下诏立紫姬之子朔为太子,令重臣与六王辅政。是夜月华如镜,帝于湖中沐浴更衣,解剑独坐塔顶,望空微笑,一夕乃崩。空桑帝王之血自此断绝。六合震动,日月暗淡。民聚于陵前,昼夜哀哭不息,采蔷薇为祭,山陵三日尽白。 --沧月 《镜·神寂》

 

  【191】:灵均在月下横过短笛,刚想要吹,忽地想起了什么,笑了一笑,又把笛子收了起来,低声自语:“会做噩梦吗?不会吧……难道真的有这么难听?” --沧月 《忘川》

 

  【192】:那里,冷月如镜,飞鸟盘旋,嵩岳寺塔孤单的矗立在漫天的缤纷烟花中,绚丽浮华的烟花映着古朴的佛塔,有如幻境--塔边的挑檐上,一个白衣长发的青年临风而立,看着天空伸出手来,似乎要接住天上掉下来的花朵,又似在拉住往天上逝去的某个人…… 他的剪影,在冷月古塔和漫天光影中,飘然出尘,如同天外飞仙。 “你看你,不要总是皱眉头呀,要多笑笑才是……你看,皱痕都那么深了。” 青衣的女子,微微笑着,从虚空里伸出手,轻轻抚着他的眉头,她的手,冰冷的如同天边的雪……然而,他却笑了,对着她,伸出手去。 --沧月 《幻世》


评论
热度(1)

桃花灼灼夜未央

© 桃花灼灼夜未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