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灼灼夜未央

《我曾这样寂寞生活:辛波斯卡诗选2》试读:终于,记忆

终于,记忆找到了那些被追寻的事物。母亲出现了,我又认出了父亲。我梦见一张桌子和两把椅子。父母坐着。他们又一次属于我,为我而复活。他们的脸庞如两盏灯,在黄昏,发出幽暗的光,如伦勃朗的模特。 只有此刻,我才能开始诉说,多少次,在他们游荡其中的梦里,在人群中,我将他们从车轮下救出,多少次,在弥留之际,我在他们身边,他们向我呻吟。他们,被切除,再次长出,却不再笔直。荒谬驱使他们伪装。即使,在我的外面,他们感觉不到痛苦,他们仍在我体内疼痛,那又怎样。在梦中,愚蠢的人群听见我面对树上那个跳跃着、鸣叫着的东西,呼唤母亲。他们取乐,将父亲的头发编成猪尾。我在羞愧中醒来。 于是,最终,一个平常的周五夜晚,他们突然归来,正如我渴望的。在一个梦中,只是摆脱了梦的束缚,他们顺从自己,仅此而已。在这画面的背景中,可能性变得模糊,偶然性缺乏必要的形状。他们只是呈现,优美如自己。他们出现在我面前,这一幸福的时刻持续了很久,很久。 我醒来。睁开眼睛。我触摸这个世界,一个雕刻精美的画框

 
评论
热度(1)

桃花灼灼夜未央

© 桃花灼灼夜未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