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灼灼夜未央

【盾铁微贾尼】情感屏蔽

撒泼打滚跪求评论,说句话嘛,看见别人对文章的评论是件特别美好的事,求评论,么么哒。

 



 

Pepper将他领到了一栋别墅里,她说Tony最近出席宴会后会就近到这儿休息,不出意外Tony今晚也会在这。她将Steve一个人留在这,嘱咐他不要乱动可能触发警报后,就来去匆匆的走了,Pepper替Tony掌管着一个国际大公司,总是很忙的样子,这样说来Pepper也很少能陪陪Tony吧。

 


Steve四处环顾,别墅高档而安全,走的是Tony一贯的科幻冷硬风。但房子少了主人的生活气息,干净空旷的像一个高级宾馆,而不像一个家。

 

 

他忍不住设想Tony一个人孤零零在这栋空旷的大房子里是什么感觉,莫名的有点心酸,这也许就是他原先那么频繁的找女伴的原因吧。

 


Steve一面耐心的坐在那等着,一面在心中一遍一遍的打着腹稿,设想见到Tony要如何说,他总是习惯于言简意赅的发布命令,而不用长篇大论,因为他本身的气质和形象就足以让人们信服。但他清楚Tony有点反叛的性格,命令只会令Tony更讨厌他,他反复纠结的设想怎么说会使Tony接受,他是温柔委婉一点儿好,还是单刀直入来的快些?
 

 


他从霞光满天等到华灯初上,来来回回紧张焦躁的踱来踱去,他竖着耳朵倾听,有一点动静就紧张的以为是Tony回来了。


 


这样高度紧绷,反复紧张放松再加上昨夜没睡的的结果就是Steve在越来越暗的光线里睡着了。

 


 

他惊觉转醒时,发现外面天已经彻底黑透,他坐在厚厚的地毯上背靠着沙发的一角上昏昏欲睡,他本来是就着这个姿势看落地窗的风景来着,整个城市在玻璃窗下像一幅流光溢彩的巨型油画,画家的本能加上无聊让他找了一个好角度欣赏风景,谁知道就这样睡着了,不知道Tony回来了没有。

 

 

 

整栋别墅还是黑漆漆的,仍然没有开灯,Tony可能还没回来吧,Steve继续耐心的等待,但就像回应他的猜想一样,屋子的一侧好像隐隐约约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他侧耳倾听,顺着那个方向僵硬的望过去,天哪,如果他四倍视力没看错的话,那是浴室!

 

 

 

Tony回来了,Tony回来了还没有开灯,Tony回来了还没有开灯而且还在洗澡!

 


 

他看看自己,正好处在沙发和柜子的死角间,再加上黑暗,完美的挡住了他,怪不得Tony没发现他,但是这样出去会不会显得自己是个偷窥狂,如果说他只是睡着了Tony会信吗?但是谁会在这儿这么巧睡着,听起来都好假,但是如果不出去,那岂不是更像个变态。

 


 

 

Steve自己陷入了狂乱的纠结中。还有他预备了好久的谈话,这还怎么说,他的计划全乱了,能怎么出去就是个问题。

 


 

 

“我得说,你纠结的样子像一只咬不找自己尾巴原地打圈的金毛。”一个声音在门边忽然响起,Steve差点蹦了起来,是Tony。

 


 


Tony抱臂站在大门口,穿着笔挺又妥帖的西装,里面是酒红色的衬衣,系着暗金色的领带,庄重又俏皮,身上散发着浅淡但醇香的酒味儿,混合在他本身的味道里意外的好闻,Tony大约是刚从某个酒宴上回来吧,感谢上帝他没有穿浴袍或者光着身子什么的,Steve想。

 


 

但是,那浴室里是谁?Steve忍不住问了出来。

 

 

 

Steve发誓他清楚的看见Tony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是谁,我让好姑娘friday提前在浴室里放水而已,你洗澡难道不会提前放水吗?”

 


 

"呃,的确,原来如此……"Steve觉得尴尬不已,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讪讪的站了起来。

 


 

Tony走过来将墨镜帅气的往他豪华的沙发上一扔,就势就倒在上面,完全不顾会将昂贵的西装揉皱。

 

 

说真的,这么晚还戴墨镜?这大概是Steve所不能理解的天才的怪癖之一,又或者Tony只是为了耍帅?

 


 

Tony没有开灯,静静的躺在那,只有远方城市的灯火透过巨大的玻璃窗迷离的照进来,暗夜里他的酒红色衬衣格外醒目,Tony好像格外偏爱这种颜色,在夜色的笼罩下,既有种鲜血的危险感,又有种玫瑰的诱惑感,非常称他。

 


 

他们谁都没有说话,两个人处于一种迷之尴尬中。

 

 


到底是Tony耐性不足,他懒洋洋的的坐起来,斜靠在沙发上,用同样一种懒洋洋的声调说道,“队长,你知道现在很晚了,而我想休息,门在那边,好走不送。”

 

 

Tony赶人赶得很直接,Steve答得也很直接,“不,事实上,我有事。”

 

 

 

“我不想听。我不管你是怎么说服pepper进来的,现在,立刻,马上,出去·。”Tony冷冰冰的说。

 


 

然而美国队长式的固执完全不可能退缩,“Tony,我们需要谈谈。”

 

 

 

 “那我想我也表达的很清楚,没什么可谈的。”

 


 

Steve微微叹了一口气,stark式的固执又来了,“谈谈你的情感屏蔽,Tony?”

 

 

 

“那很好,我感觉从来没这么好过。”这是实话,虽然他总会感觉空落落的若有所失,但是他再也没有做过噩梦。

 


 

“pepper小姐很担心你,我也是。你屏蔽感情,只是在逃避事实,不管怎么样,你应该学会接受真实的自己,接受真实的世界,屏蔽感情只能给你一时的保护,但那是虚假的,不可靠的、真正能保护你从危难中走出来的,是你自己强大的内心。”

 

 


Tony站了起来,试图在气势上不输给他,“美国队长慷慨激昂的演说,嗯?”他缓缓逼近Steve,“我已经接受自己,接受这个操蛋的世界四十年了,用不着你的教育。”

 



“我并没有试图教育你,也没有试图用身份压迫你,这只是来自一个朋友的忠告。你知道的,Tony,我虽然九十多岁了,但我有七十年是在冰中度过的,只就阅历来看,我也只是个会犯错的年轻人,我知道我原先的所做所为伤害到你,我很抱歉,但你不能拿自己的感情开玩笑,那不仅伤害你自己,也伤害到关心你的人。”

 



“你这是在打感情牌吗?”Tony看上去丝毫不为所动,“你忘了吗,我没有感情,你说的这些话对我没有用,现在,请你出去。”


 



“看在Pepper的面子上,我不会拿律师团告你的,所以你最好在我改变主意前马上……”

 



比一个嘴炮十级的Tony更可怕的是一个油盐不进冷漠无情的Tony,他在试图向Tony讲道理,但Tony只试图让他滚出去。

 



Steve又体验到了心酸感,钝钝的疼痛像有把软刀在来回割。他盯着Tony喋喋不休的嘴,鬼使神差的吻了下去。

 

 



“你……唔……”

 




Tony始料不及,想避过这个吻,对着Steve拳打脚踢,但是Steve紧紧的搂着他,Tony的力量完全不是超级士兵的对手,对于Steve来说更像小猫抓挠。


 



Steve只懂得在Tony柔软的唇上来回厮磨,用舌头细细描摹着Tony的唇形,顺便提一下,那感觉非常棒。但在接吻上Steve完全可以说是新手上路头一回,因为他前几次的吻都可以说是妹子强吻他,而且都是蜻蜓点水般的一吻,现在他只恨当时为什么没和Bucky多学学把妹技巧。(Bucky:要学也是撩汉技巧。)

 



Tony反抗失败后就冷冷的站在那,不抗挣不迎合,等着Steve吻完,说真的,Steve的吻技弱爆了,他感觉Steve干燥的嘴唇在他嘴上反复压磨,后来觉得唇上湿湿热热的,更像一只小狗在小心翼翼的舔弄,他甚至都没把舌头伸到嘴里。

 

 

Steve结束这个绵长的吻之后,整个有点人都处于一种飘飘然的状态,他原先怎么没发现,和Tony接吻的感觉是如此之好,他轻轻捧起Tony的脸,有点期待又有点忐忑的望向Tony。

 

 

“吻完了?满意了?”Tony连表情都没换一下,依旧冷漠的说。

 

 

该死的,该死的情感屏蔽!Steve从来没这么想骂人过。

 

 

 

他最后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强忍难过从别墅里走出来的,他用尽了他最后的力气他对Tony说,“不管原先如何,以后Steve永远不会放弃Tony,永远不会。But,please,Tony,解除装置吧。”Tony看着那双悲伤蓝眼睛,觉得他简直下一秒会哭出来。

 

 

 

 

 

Tony看着Steve垂头丧气离去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夜色中,想起他那个笨拙的吻和快哭出来的话,忽然觉得一股热流流过他的心尖,有点难以言喻的酸楚又有点复杂,一闪而逝,快的他大脑都来不及反映,就像心脏一瞬间停跳了一样。

 

 

 

 

 

他奇怪的摸摸胸口,是反应堆坏了吗?

 

 

 

 

 

“friday?扫描一下我的身体。”

 

 

 

 

 

一束蓝光从天花板上射出,将Tony温柔的笼罩,过一会儿后,friday的声音响起,''您的身体无异常数值,但是您的情感屏蔽装置在刚才出现了一个异常高峰数值。''

 

 

 

 

 

Tony沉吟了一下,“friday,将升级情感屏蔽装置列入待办事项。”

 

 

 

 

 

“Yes,boss” 

 

 

 

 

评论(20)
热度(95)

桃花灼灼夜未央

© 桃花灼灼夜未央 | Powered by LOFTER